限时婚约:黎少花式宠妻沈思妍黎殊炎最新阅读

来源:qy   作者:禾念念   时间:2020-07-02 10:41:07

沈思妍黎殊炎为主角的小说是限时婚约:黎少花式宠妻,限时婚约:黎少花式宠妻完本在线免费阅读,本书的作者是禾念念,沈思妍黎殊炎最后会如何呢,来看看吧:深爱多年的未婚夫劈腿同父异母的妹妹,沈思妍完美的人生画上句号为了争口气,她主动嫁给有特殊癖好的老男人,只是……新婚夜,男人把她按在怀里,“很失望?”沈思妍头摇的像拨浪鼓,“不不不,高富帅,我赚了!”男人火冒三丈:“沈思妍,你果然死不

《限时婚约:黎少花式宠妻》第十五章酒后吐真言

没过多久,车子停在一家酒吧前,门口闪烁着五颜六色的霓虹灯,人来人往,热闹非凡。

黎殊炎冷淡的开口,“下车。”

沈思妍愣了愣,才从副驾上下来。

她没想到只是自己一句话,黎殊炎便把她带到了酒吧。

正好她现在的想法就是喝酒,一醉解千愁,忘掉一切的烦恼。

黎殊炎带她进去,立马有侍从过来服务。

“黎少,您的专属包厢已经清理干净了。”侍从低声道。

黎殊炎点了点头,应了一个恩字。

沈思妍却开口道:“包厢喝的多没意思,一点都不热闹。”

“黎少,这……”侍从面露难色,最怕遇到客人观点不一致。

“听她的。”黎殊炎矜贵的动了动薄唇。

沈思妍嘴角微扬,露出一抹浅笑。

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,今天的黎殊炎好像很好说话,根本不像之前那种爱答不理的样子。

两人挑了一个偏角落的卡座,相比其他地方,稍微僻静一些。

沈思妍端起一杯酒,递到黎殊炎面前,“黎总,这一杯敬你,谢谢你今天为我解围。”

“我不是帮你。”黎殊炎淡淡的开口。

沈思妍一头雾水的看着他,等着男人说下面的话。

可那人始终没有说下文,她只好开口问,“那是因为什么?”

“黎太太的颜面也代表着黎家。”黎殊炎低声道。

“可她们一开始也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,不管怎么样,还是要谢谢你。”沈思妍说着又端了一杯,一饮而尽。

黎殊炎微微皱眉,看向沈思妍的眸里多了几分阴沉,却抿嘴没开口。

“再敬你一杯,谢谢你站出来带我离开。”沈思妍一脸真诚的看着他。

当时的场景,沈星月说了那么多诋毁她的话,任何人和她扯上关系都很丢人吧!

黎殊炎把她带走的那一刻,她的心里还是有些感动,毕竟没有让她很狼狈。

黎殊炎不语,沈思妍接着喝酒,“还要敬你,谢谢你的抬举,不过恒瑞集团副总的位置,确实不适合我,我不是有意要拒绝你。”

她一脸认真的解释,小脸因为饮酒变得有些驼红,看上去有几分诱人,又有几分可爱。

黎殊炎黑濯石般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她,看了好一阵,才不急不缓的开口道:“你在顾虑什么?”

一句话可以说是一针见血,直击沈思妍的内心深处。

她确实是有顾虑,才会拒绝。

“呵呵,是我能力有限,能有什么顾虑!”沈思妍笑着说道。

“我不喜欢说谎的人,尤其是女人。”黎殊炎冷声道。

沈思妍嘴边的笑容僵硬,接着喝了好几杯酒,才缓缓的开口道:“是我个人原因,我不想再把工作和个人生活融在一起。”

“恩。”黎殊炎淡淡的应了一声,没有再说话。

沈思妍连着喝了好几杯酒,已经有些醉了,看着黎殊炎笑道:“黎总,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?可以付出一切的那种。”

黎殊炎面部线条微微收紧,抿嘴道:“没有。”

“我有,付出了全世界,失去他,好像失去了全世界。”沈思妍纤细的手指捂着胸口,一脸痛苦的表情,“为什么心这里控制不住的疼?”

她低下头,看不清脸上的表情,“大概是喜欢上一个人太容易了,所以喜欢上另一个人也很容易。”

“为什么不拆穿谎言?”黎殊炎低声问。

沈思妍微微一怔,抬眸看向黎殊炎,发现他已经有重影了,她傻笑道:“拆穿之后呢?我也不知道,可能是真的爱过付出过,很难做到真的去伤害他,这样说很矫情,但是我还是做不到,真的做不到……”

沈思妍紧皱着眉头,表情有挣扎之色。

黎殊炎目光平静的看着她,过了很久才开口,“你还记得我?”

“不记得……”沈思妍想也没想的回道,定睛仔细看了看黎殊炎,“像你这么帅的男人,要是见过,一定会过目不忘的。”

黎殊炎:“……”

当真是忘的一干二净了……

从酒吧出来,沈思妍已经醉的不省人事。

黎殊炎扛着她出来,无比后悔带她来喝酒,原来醉酒的女人这么麻烦。

好在他没有喝酒,可以驾车,不然还得让苏陌过来接他们。

把沈思妍丢进车里,黎殊炎从另一侧坐上了驾驶座。

刚准备发动车子,看到副驾上的某人连安全带都没系,他俯身给她系安全带。

谁知刚碰到安全带,他的领结突然被人拽住,一股窒息感传来。

沈思妍抓住他的领带,眼神迷离的看着他,嘟囔道:“郁浩南,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我拿一生做赌,你却让我败的一塌糊涂,我什么都没有了,没有了……”

说着她突然呜呜的哭了起来,看着面前的女人哭得梨花带雨的样子,黎殊炎的心里涌上来一股奇怪的感觉。

他伸手想去给她擦掉眼泪,然而女人突然抱住他的手背,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哭诉,“郁浩南,你这个渣男,欺骗感情,不负责,滥情……”

她的眼泪和鼻涕几乎都蹭在了黎殊炎的衣袖上,还有一些不明混合物蹭到了黎殊炎的手背上。

黎殊炎一把推开她,脸上全是嫌弃的表情。

见鬼的,他就不该同情这个女人不舒服,去给她系安全带。

他愤愤的踩下油门,车子快速的驶去……

又热又难受,沈思妍感觉自己处于冰火之间,浑身都不是滋味。

她做了一个冗长的梦,梦里现在发生的一切都是假的,她还是那个为爱发电的傻女孩,郁浩南还是原来的郁浩南。

她一点都不想醒过来,可是沈星月的面容突然出现在脑海里,那一句又一句如利刃一般的话语,不停的回荡在脑海里。

“啊!”

她从梦中惊醒,恍惚间坐了起来。

肩膀上传来一丝凉意,她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没有穿衣服……

沈思妍看了一眼四周,陌生的环境,陌生的房间,一切都很陌生。

她拍了拍脑袋瓜子,努力想了想昨天发生的一切。

黎殊炎带她去了酒吧,她不小心喝醉了,后面的事儿好像没什么印象。

这里难道是黎殊炎家?

她的衣服呢?衣服不会是他……

沈思妍不敢想,脑子里面炸了一般,疼得让她皱紧了眉头。

门口响起几声敲门声,随后是一串脚步声,一个看上去四十出头的中年妇女出现在她的面前,“太太,你好,我是这里的佣人,叫我清姨就好。”

“清姨,你知不知道我的衣服……”沈思妍紧咬下唇,头立马低了下来。

她在心里默念,千万别是他啊……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