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又重活了一回(李森林)小说全文免费看

来源:qy   作者:万千少女的梦   时间:2020-07-02 10:48:17

《我又重活了一回》在线阅读无广告,是关于李森林的小说。万千少女的梦为作者的作品是我又重活了一回,我又重活了一回李森林小说全文阅读:偶然的机会,35岁的李森林重生回了18岁的年纪,有着前世的记忆和社会阅历,看他如何弥补过去的遗憾,如果游戏人世间。

《我又重活了一回》第十二章 慈母手中线

“遭了,晚到了!”

李森林赶紧扔了手里的冰棍,顺手还一巴掌打掉了陆虎手里的半根冰棍。

“快跑!”

他催促身旁的兄弟,拽起梁国栋的衣袖就往前面跑。

这里面就梁国栋的体能最弱,他要是不伸手拽一把,估计他这胖球一样的体型要被甩下一大截。

老余是个鬼机灵,他最先跑过去,掌心朝天敬了了一个军礼,那叫一个不伦不类,可自己还洋洋得意,觉得自己像是电视剧里的军人英雄。

“报告教官,我们迟到了!”

好家伙,老余可不得了,扯着一嗓子喊过去恨不得半个操场的人都注目来看。

李森林一巴掌拍在自己额头上,坏了。

“你他娘的,迟到了要不要我给你搬个奖?!”

教官走过来抬脚踹了老余一个屁股蹲。

老余身形一个踉跄险些摔了个狗吃屎,幸亏关键时刻他稳住了。

“报告教官,不用!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“哈哈哈!”

……

队伍里爆笑开来,就连陆虎都不厚道的笑了。

“林哥,老余这小子真特娘的丢人。”

陆虎在李森林旁边偷笑道。

李森林赶紧拉了拉他的衣服角,他们三个站在老余后面都觉得没面子。

老余也是第一天来参加军训,不想要给教官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,有句话不是说得好吗,知错能改就是好同志!

被同学们嘲笑他脸上面子也挂不住,青一阵白一阵的。

好在教官没有追究,直接让他们四个入列了。

可他们四个给教官留下的印象却是真的深刻了。

接下来就是疯狂的跑圈,一圈接着一圈。

跑到第九圈的时候,梁国栋太长的裤子不知道被谁给从后面踩了一脚,‘咚’的一声,他把站在前面的陆虎给砸的摔了一跟头,直接给他当了一个肉垫子。

“卧槽!”

陆虎被砸的双手扑腾着要起来,他胳膊上全是橡胶跑道上面的印儿,还在流血。

“干嘛呢!”

教官从队伍后面跑上前查看,结果却看见两人趴在地上像是乌龟翻身一样起不来了。

“又是你们几个!”

教官叉着腰恼火了,他瞪了一眼老余,凶巴巴的吼道:“你还愣着干啥,不是想要当英雄吗,战友受伤了还不赶紧扶起来!”

“是!”

老余不知道抽什么风又是一个掌心朝上的军礼,提臀垫脚的样子看得李森林直接抬腿踹在了他的屁股上。

“赶紧扶起来!”

李森林为了让他少丢两秒钟的人推着他去扶李虎和梁国栋。

梁国栋脚歪了一下,似乎伤的不轻,李森林扶他起来的时候疼的是龇牙咧嘴。

“林哥,患难见真情,以后你就是我哥了!比我亲哥还亲的那种!”

“狗屁!”

陆虎这胳膊膝盖没一处好的地儿,鲜血汩汩往外流,生生磨去了一层皮。

“你拉着我给你当人肉垫子的时候咋没见你叫我哥呢?!”

狗娘养的,疼死人了。

“你们几个,去医务室吧。”

人心都是肉长的,教官看这四人直摇头,这四个人算是一摔出名,尤其是老余,成为了同学们的茶余饭谈。

坐在医务室里吹空调的时候老余一边吃着冰棍一边说道。

“你俩这也没有白摔,疼一疼总比咱站在太阳底下晒太阳好多了,你说是不?”

“是个屁!”

陆虎这个暴脾气,他两只胳膊摔了,膝盖上迷彩裤也硬生生摔破了一个洞,像是一个大嘴一样,里面还在流血。

“嘶……哎哟哟……”

护士给他用酒精洗伤口他张着嘴叫唤个不停。

“轻点,轻点,这是肉,是肉……”

他坐在板凳上屁股扭来扭去的,可是笑坏了其他人。

只有梁国栋心里头内疚抿着嘴憋笑,可他这憋笑的样子比别人嘲笑的样子更加气人,冷不防的陆虎来了句。

“栋栋啊,你要是想笑就笑吧,你他娘的要笑不笑的,你再不笑哥都要替你笑了。”

“虎哥,对,对不起啊……”

梁国栋红着一张脸道歉,不知道是憋笑憋红的还是因为不好意思羞红的。

这才军训第一天哥两个都挂彩了,梁国栋倒是好了,崴了脚,一连好几天都在宿舍里面躺着。

李森林又给他带了他喜欢吃的酱肉,丢在他床边上。

“赶紧吃,还热乎着呢。”

陆虎跟在身后,他膝盖上那块破掉的地方仍旧是破掉的,人都管他叫丐帮帮主。

不过他是个马大哈,也不在乎这些,权当是赞美自己的一一接受了。

老余这几天黑眼圈越来越重。

“老余,你还等那董美玲的信息呢?”

“那可不是。”

老余坐在床上盯着手机发呆。

“已经第三天了,每天回我一条消息,无论我怎么做,都只是一条。”

他都快要崩溃了。

“行了,我看啊,你小子跟她没有缘分,听哥的,这世界上的好女人多的是,改天给你找个更好的。”

李森林一巴掌拍在他的肩上让他放轻松。

陆虎也跟着说道:“我看也是,你有这时间等消息还不如睡一觉,你要是在熬几天啊,估计都要把你送到动物园里面去当国宝关起来了。”

“你们懂个屁!”

老余反倒是气着了。

“老子就不信了,我就非要那董美玲!我告诉你,哥们我今天把话放在这里,如果我追不到董美玲,我这辈子都不谈恋爱了!”

李森林从前怎么不知道老余是个痴情种子,这种誓言都敢发。

算了,由他去吧。

他看这董美玲也不是省油的灯,是个有心计的女人,这日子还长着呢,说不定那癞蛤蟆就吃着天鹅肉了呢。

到了半夜的时候,李森林操心陆虎的裤子。

都是好兄弟,总不能让兄弟一直穿着破烂的裤子吧。

他拿出了在宿管阿姨那里借来的针线,偷偷开了门自己坐在走廊下面一针一线的缝着那个破洞。

“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,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……”

李森林一边缝着裤子一边念着这首诗。

得亏上辈子家务活没少干,从前工作没有那么忙的时候他也会分担一些,针脚虽然是难看了一些,但是也比破洞裤好吧,现在可不流行乞丐裤。

“得咧,完工!”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