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不败战神全文免费看

来源:qy   作者:王乜   时间:2020-07-02 10:50:59

都市不败战神白鹤李潇潇的小说,作者是王乜,都市不败战神社会都市全文免费阅读,故事文笔极佳,创新新颖,值得一看:一代战神荣耀归来,顺我者昌逆我者亡! 纵横都市风云,战神所至,万众皆臣服!

《都市不败战神》第十三章 冤家路窄

白鹤才出现在这里,所有人都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白鹤,毕竟来这里的人都是来悼念刘天正的。

来这里的人要不头顶绑着一块白布,要不就手上面绑着一块白布,只有白鹤一个人穿着一身黑衣服出现在这里,和其他人显得格格不入。

“你居然还敢来这里。”

刘军看见白鹤出现在这里,眼神之中带着愤怒,白鹤昨天晚上在西坝的时候羞辱了自己,他本来还想就去找这个家伙麻烦的,没想到白鹤却自己送上门来了,这倒是省了他一番力气。

“冤家路窄啊。”白鹤微微一笑,直接来到了刘军的面前,抓住了刘军的脑袋,撞在了墙壁上面。

刘军甚至都还来不及反应,直接就被撞的昏迷了过去。

“这个家伙是不是有病?”

在门口围观的路人看见这一幕,有些不明所以的挠了挠头,在他们看来白鹤的胆子实在是太大了,穿一身黑衣服来这里就算了,居然二话不说就打了刘家的人。

白鹤对于周围人的目光熟视无睹,正想抬脚进去,两个保安就拦在了他的面前。

“来悼念刘先生,我们欢迎,来找麻烦,那就不要怪我们对你不客气。”

其中一个保安冷冷的开口,他们已经非常的低调了,如果要是换作平常时候,他们早就动手了。

“那你就当我是来找麻烦的就行。”

白鹤可不打算在这里浪费时间,一把抓住了保安的手臂,将他甩飞了出去。

另外一个保安想要动手,不过白鹤的拳头已经来到了他的视线之中,一拳击昏了他。

“我想起来了,这个家伙不是昨天晚上给周老爷子送钟的那个家伙吗?好像叫白鹤来的。”

“真的假的?”

“我们还是快点多远一点吧,昨天晚上这个小子来到周家以后,刘天正就死了,后面周星辰也死了,肯定和这个小子有关系。”

有人认出了白鹤的身份,连忙躲得远远的,白鹤在他们的眼里面看来就是一个灾星。

他昨天晚上出现死了两个人,谁知道今天还会不会死人?

白鹤听见周围的议论,并没有心上,而是继续向着刘家正厅走去,在刘家的正厅里摆着一口黑色的棺材,刘天正的后人正在那里哭丧。

“你们要哭就哭的认真一点嘛,搞得跟演戏似的,还没有群众演员演得好呢。”

白鹤知道这样的场合说这样的话有些不合适,不过他还是忍不住吐槽了一声。

因为这里面的这些家伙哭的现在是太假了,只听见叫声,连最基本的表情都没有。

“你是什么人?”

听见白鹤的话,所有人都用看白痴的目光看着白鹤,在这样的场合说出的话未免也太大胆了。

居然敢在刘家说这样的话,这不分明就是来找麻烦的吗?

“我是什么人不重要,把你们管事的叫出来。”

白鹤笑着开口,本来他对刘天正还有一丝感情,但是自从昨天晚上从周星辰的口里面听到那些话之后,对刘天正的最后一丝感情就已经荡然无存了,取而代之的是滔天的恨意。

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小时候对自己那么好的刘天正,居然就是杀害自己母亲的凶手。

虽然并没有直接的杀害自己的母亲,但是这件事情主要原因是因他而起,这怎么能叫他原谅?

“白鹤,你说的是什么混账话,我爹对你那么好,你现在还在这里说风凉话。”

一个年轻的女人从最中心的位置站了起来,来到了白鹤的面前,一巴掌扇向了白鹤的脸。

“等你知道你爹做了什么事情之后,你就明白我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态度了。”

白鹤一把抓住了年轻女人的手,刘敏是刘天正的独女,她和白鹤是一起长大的,两人之间的关系用青梅竹马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。

只是后面白鹤离开了北原,两人之间的关系才慢慢的淡了下来。

“你什么意思?”刘敏冷冷的开口问道,对于刘天正的所作所为,她根本不知情,只是觉得白鹤这样的态度非常的过分。

她本来还有些期待自己再次见到白鹤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,但是她却万万没有想到居然是现在这幅模样,这让她的心中十分失望。

“有机会我会告诉你的,但是现在先让你们管事的人出来见我。”

白鹤并没有去多余的解释,他知道刘敏一向非常崇拜她的父亲,自己要是把刘天天的那些作为告诉刘敏,恐怕刘敏会受不了。

“立刻从我家滚出去,这里不欢迎你。”

刘敏摇了摇头,眼神之中越发的失望,曾经何时,白鹤是她最想见到的人,但是此刻她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白鹤。

“我也有我的苦衷,事后我会为你解释这一切的。”白鹤摇了摇头,心中有些无奈,一记手刀直接把刘敏打昏了过去。

虽然刘天正对自己的母亲做出了那样的事情,但是这并不会影响到他和刘敏之间的友谊。

当然前提是刘敏会继续愿意和他做朋友,不过经过这次的事情之后,刘敏肯定是不可能和自己做朋友的,以后见到自己不拿菜刀砍就算是不错的了。

“你们确定还要留下来看热闹吗?”白鹤冷冷的看了一眼众人,身上的杀意暴露无遗。

他倒不是在针对这些看热闹的人,而是在他的身上本身就携带着非常浓烈的杀气,他在战场上面的时间太长了,沾上了很多的杀气。

平时他一直都在尽量隐藏自己身上的杀气,所以别人才看不出来。

杀气这种东西是一种非常奇怪的东西,虽然看不见,但是却可以感觉到。

看热闹的人不为所动,反而在那里低头议论,并没有把白鹤的话放在心上。

不过很快就有人认出了白鹤的身份,说出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,他们看热闹的表情瞬间变成了惶恐,迅速的离开了这里。

“白鹤,你还有脸来我们刘家?还打昏了大小姐,你究竟想要干什么?”

一个中年男人皱着眉头冷冷开口,刚才他一直都在低着头悼念刘天正,哪怕是外面发生了这么多事情,他还是不为所动,但是此刻他终于忍不住了。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