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离婚那天老公车祸失忆了》大结局免费阅读-《离婚那天老公车祸失忆了》最新章节目录

来源:qy   作者:地主家没有鱼粮   时间:2020-07-02 10:56:06

许静怡贺宗席为主角的小说是离婚那天老公车祸失忆了,离婚那天老公车祸失忆了完本在线免费阅读,本书的作者是地主家没有鱼粮,许静怡贺宗席最后会如何呢,来看看吧:许静怡喜欢贺宗席,喜欢到明知他喜欢的人是她姐姐,仍是义无反顾地嫁给了他。却被他认为是她故意抢了她姐姐的东西。这也难怪,因为一开始要和他结婚的人就是她姐姐。婚后两年,用他的冷漠绝情,彻底浇灭她的感情。“现在就离婚,我不介意把位置让给她!”“好!明天民政局不见不散!”第二天贺宗席却车祸失忆,好巧不巧,刚好失去了关于她姐姐的所有记忆。失忆的贺宗席看着许静怡:“

《离婚那天老公车祸失忆了》第15章 结束分居

贺宗席脸色阴沉地回到了会议桌,许静怡虽然能从贺宗席的脸色上看出他心情不好,可一时半会也找不到补救的方法。

因为她确实不是被逼嫁给他的啊!

甚至还是她主动要求的,怕自己女儿丢脸的许父还拦了一把,但最终没拦得住。

而黑着脸的贺宗席果然一坐下就一语惊人:“婚不离了,刚才我们说好了。”

许静怡:?

我们说好什么了?我不是说了不用你好心?

“真的?”

许静怡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贺夫人就先惊喜出声,然后以十分迅速的动作把离婚协议还有其他文件收拾好,一边说:“那这些就用不着了。”

许静怡眼睁睁看着贺夫人收拾起来了她的一百万,偏偏又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而听到贺宗席这么说,许父也是眉头一松,喜悦直上眉梢。

贺宗席静静观察着在座人的反应。

他妈——看样子对许静怡确实满意,这女人不想做豪门少奶奶倒是跟她妈关系处得不错?贪财奴,绝对的贪财奴。

许父——贪财奴她爸,贪财跑不了的了,看那一副立马就高兴的嘴脸。

只有贺父知晓缘由,但又碍于许父在场,不好说得太明白,只又问了他一遍:“宗席,你确定要这么做?”

这是担心他跟之前一样受这个女人的利用和耍弄吗?不会了,他已经是全新的贺宗席了,他已经忘了对这女人的感情了。

“没事的爸,你不用担心,我有自己的打算。”

可贺父的那表情明显就是,你有个什么屁打算,你现在失忆知道你妈是打算怎么玩你吗?

许静怡本就不清楚贺宗席为什么突然变卦,但听到他有打算,就浑身起了一层冷汗,贺宗席这难道是已经知道了什么?

带着许父这个巨大的危险因素在,许静怡不敢与他在贺家多逗留,没吃饭就借口公司里还有事回去了。

“怎么了?哪儿有什么事儿啊?我还想跟宗席多聊聊呢……宗席,你上次出车祸人没事吧?我听到消息都担心死了,可静怡又不让我去看你……哎静怡你别一个劲地推我啊……”

贺宗席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地看着,嘴角挂着不屑的冷笑。

“哎静怡过两天来找妈玩呀!”

贺夫人知道许静怡这个时候匆忙离开的原因,便没多挽留,只对着上了车的许静怡说了这么一句。

许父今天难得来一次贺家,还没坐多久就被许静怡塞进了车子里,此时正是不爽。

“静怡你干嘛一直催爸走啊,宗席都说暂时不离婚了,我看他是回心转意了,本来我就奇怪,他和安怡见面的次数也不多,怎么可能就非她不娶了呢?”

许静怡没有说话,许安怡和贺宗席从相识到结婚不过三个月,这速度对比平常夫妻确实快了,但原本就是商业联姻,贺家拿了那么好的条件出来提亲,贺宗席又是那样的外貌条件,自然就一拍即合,没多久就确定了结婚。

他们不过相处了两个月,可他就记了她两年,用情至深,可惜不是用在她的身上。

“哎,这怎么是回家的路啊,”许父很快发现不对,“你不是说公司里有事的吗?”

“没有,今天周末,哪儿有什么事,你赶紧回家休息吧。”

说着话的时候,许宅已经到了眼前,许父看着许静怡,语气忐忑:“你……不去看看你妈妈?”

许静怡叹了一口气,自从许安怡失踪,她和她妈妈的关系就越来越僵了,她又代替许安怡成了贺宗席的妻子,就更加让她妈以为她是故意要抢走许安怡的东西,连许安怡失踪,她都怀疑是她干的。

虽然事实早就明了,贺宗席也曾派人跟踪过她,试图从她这里知道许安怡的下落,但事实她就是清白的,她跟许安怡失踪没有一点关系。

可这样仍是不能说服她妈妈。

这两年许氏已经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寻找许安怡,但就是一无所获,这跟许安怡的本人有关,她是搞音乐的,跟她的朋友搞地下音乐朋克,本来认识的人就三教九流,许父多次劝她放弃,她就是不肯,而相反的,她妈就有种她女儿总有一天会成为大明星的错觉,偷偷卖饰品都愿意资助她做音乐。

这样的结果就是等她失踪后,他们就算是想找她的朋友寻找线索都找不到人。

而本来,跟贺宗席联姻的应该是许静怡。

有了许安怡这么一个失败的例子,许父决心好好教育许静怡,而许静怡确实不负他期望,以优异的成绩大学毕业后,进入自家公司工作,勤劳努力,受到公司员工一致好评。

但当贺家联姻的消息传来,许母十分坚决地要让许安怡去。

原因很简单,她是姐姐,她必须在妹妹的前面结婚。

于是等许静怡结婚后,许母就不愿意见她了,本来就不是多亲的二女儿,这下就更加疏离。

今天去商量离婚这件事,她也没有出面。

因为在她看来,本来就没有什么值得商量的,贺宗席是在她的面前表示过非许安怡不娶的,所以她不用出面。

许静怡知道这个时候她妈肯定是在祈祷许安怡能平安回来,不会愿意见她,便说:“还是算了吧。”

许父也不知道这母女俩怎么会闹成这样子,叹了一口气,说:“行吧,你早点回去,好好休息。”

“好。”

和贺宗席结婚后,她就搬出了许家,可贺宗席给许安怡准备的婚房又不可能给她住,于是她就自己在市中心买了一套公寓,这两年她几乎每晚都是住在这里的。

电梯上到楼层,叮的一声打开,许静怡被眼前的景象震到了。

贺宗席坐在一个行李箱上,身后几个身穿蓝色工装的高大工人,正面对着她。

“贺宗席?你怎么在这里?这些是什么人?”

许静怡其实知道问助理比贺宗席快,于是立马看向助理。

助理唰地扭过了头,拒绝剧透。

“现在情况已大有不同,我想我们也该做出点改变,比如这分居,可以结束了。”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