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选章节

霄长乐对苏璃欢有特殊情感一事被众人知道的最终结果就是:苏学士和苏夫人准备尽快把女儿的婚事定下。

现在的情况是,皇上对她有心,但是碍于她男子的身份而苦苦压抑。

万一将来某日皇上发现了她的真实身份,届时苏氏的罪责就难逃了。

欺君之罪上再加一罪,下场可想可知。

只有让她出嫁,让苏若程重回翰林院述职,让皇上确定自己喜欢的人的的确确是一个男子,这才有可能真如他所言的逐渐断了念想。

那样,苏璃欢和苏府众人才能真正的平安。

对于爹娘的决定,苏若程也是赞同的。

他是男人,让他面对皇上,他并不害怕。

可是妹妹是女子,还是一直被他捧在手心里宠爱着长大的,怎么能进入皇宫那种地方?

他不愿意她卷入深宫的争斗,去与那么多女人抢同一个男子。

凭苏氏的家世,给她许一个品性好的世家公子不是难事。

爹娘和哥哥都是一样的决定,苏璃欢拗不过,便只得随他们去了。

于是,苏府便开始四处张罗了。

每日里,都有京中的红娘们上门,她们拿了苏璃欢的生辰八字,又见了她的相貌,一番夸赞后,便又去了别府,相适龄的世家公子。

这种感觉让苏璃欢极为不舒服,她感觉自己如同市集里的货物般任人挑拣。

又忍了几日,她实在是在家中待不住了,便如同往常一般,偷偷穿了男装溜出门。

到了常去的酒楼,苏璃欢听了一出话本子,是往日听过无数遍的《长恨歌》,讲的是唐明皇和杨贵妃的故事,只觉得甚是无聊。

待那说书的快要讲完,苏璃欢招手喊来店伙计,扔了锭银子过去,“让那先生下个故事讲些本朝的,最好讲些我朝将士们的威武事迹。”

伙计拿了银子,自然将事情办得妥帖漂亮。

很快,说书先生便开始讲起北地的事了。

他讲到威武将军带领北地军民齐心抗敌,重挫胡人时,酒楼上下霍地爆发起连串的掌声。

苏璃欢也听得激情澎湃,伸出手大力鼓掌。

拍了一阵,刚把手松开,忽地一旁传来一道低沉的男声道:“这威武将军当真是少年英才!”

“不错,我大离有此良将,何愁胡虏不灭?”

苏璃欢下意识地接口,满口赞叹。

然而,刚刚话落,她忽然感觉这声音甚为熟悉,似乎就在哪里听过一般。

她于是收回投递在楼下戏台上的视线,转过身来。

这一看,她正在剥松子的动作立时便顿住了,整个人僵在原地。

皇上!

他怎么在这里?!

只见大离的君主穿着一身袭暗蓝色的袍衫,通体素雅,上面没有常见的团云和蝙蝠图案,只在襟边和袖口锈了金丝暗纹,配上腰间的赭色腰带,晶莹剔透的白玉蟠龙玉佩,整个人低调又贵气。

苏璃欢乍然见到他,下意识便是想逃。

可是脚还没动作,她忽然想起来,自己此刻穿的是男装。

这也意味着,此刻在皇帝眼中,她不是苏璃欢,而是哥哥苏若程。

看来,是逃不成了。

苏璃欢哀哀地在心底无声叹气。

她正要站起身来行礼,却被霄长乐抬手止住了。

他闲适地落了座,马上,跟在一旁同样身着便服的李茂全便上前来给他洗了一遍杯子,而后沏了茶。

“苏大人喜欢听说书?”霄长乐品了一口茶,淡淡地问她。

“回皇……回黄公子,在下的确喜欢。”苏璃欢硬着头皮作答。

“旁的人来听说书,都是爱点一出才子佳人的故事,苏大人的喜好倒是特别。”

霄长乐边说着,边把目光投向楼下。

这……

苏璃欢见他那似笑非笑的模样,心中忐忑,实在不知他此刻是什么意思。

略微沉吟了片刻,她方回道:“我在翰林院中时,常看到一些关于北地战事的奏折。窃以为,虽大离的太平盛世得益于当今皇上的励精图治,但亦有边疆将士们冒着风霜戍守的一份功劳,让说书先生多讲一些将士们的英雄事迹,是希望可藉此让百姓们知道太平日子的来之不易,更加忠君爱国。”

她这些话是心底话,虽然没忘顺道拍下霄长乐的马屁,但到底是她僭越了,不知皇上听了是否会责罚于她?

正忐忑不安间,却见霄长乐原本淡然的双眸忽然变得黯沉,深邃难懂。

他直盯盯地看着她,过了片刻,薄唇淡淡掀起,道:“苏卿之见识,远超朝中众人矣。”

苏璃欢这才松了口气,看起来是没生气了,于是忙道:“不过是愚见罢了,让黄公子见笑了。”

“行了,别拘着了,好好听故事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于是二人便不再讲话,只专心听着。

苏璃欢圆睁着凤眸看着楼下,霄长乐却微微眯眼瞧着她。

其实,这些时日他心情甚为不好。

对于“苏若程”的心思,连他自己都快捉摸不透了。

当初他察觉自己动情之时,为了不令天下万民诟病,自己先选择远离。

之后,又是他控制不住,差点便在御书房内殿要了“他”。

然而,随着苏若程再次回朝,他又感觉哪里不对劲了。

明明还是那个人,出口成章,仪态从容。

但有些时候,他又觉得对方变得十分陌生。

总归是与先前不一样了。

可是眼下看来,这个人还是老样子。

眼神澄澈、忠心为国。

面对他,有着常人面圣时的本能惧怕,但是更多时候,又是无畏的。

这样的她,让霄长乐龙心甚悦。

又过了半刻钟,那说书先生讲到故事的尾声了。

苏璃欢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,正准备打赏,忽然,眼前人影一闪,不待她反应过来之际,耳畔已传来李茂全的急呼声。

“公子小心!”

苏璃欢蓦地回头,只见原本热闹的酒楼忽然间涌出了二十余个黑衣人,这些人全都用黑布蒙着面,一个个手里拿着长剑,与另外一群衣着普通的客人缠斗在一起。

只瞧了一眼,她便认出了这些宾客是由大内侍卫乔装的。

从没见过这种阵仗的苏璃欢,一下子吓得脸色有些白。

是刺客!

从他们移动的方向来看,他们的目标不是别人,正是她旁边的大离皇帝霄长乐。

黑衣刺客显见得是蓄谋已久,有备而来。

他们一个个出手狠辣,没多久,就有好几个侍卫支撑不住,被当场一击毙命。

眼见己方落入下风,霄长乐与李茂全很快便也加入了对敌中。

苏璃欢也是此刻才知,原来大离皇帝和大内总管,居然都是会武的,而且武艺还不弱!

就在她紧张地攥着衣袖旁观之际,忽然间,一柄冷箭自远处射来,眼看着下一刻便要刺中她。

打斗中的霄长乐看到这一幕,脸色瞬间一变。

“小心!”

话落,他已经飞快地扑了过来,用身体挡住了那支箭。

利刃刺入皮肉的“噗嗤”声让苏璃欢乍然惊醒。

睁眸看过去,只见霄长乐的右腹一片暗红,鲜血正汩汩地从那处流出来。

她一下子吓得手足发凉!

他受伤了。

堂堂的大离天子,居然为救她这么一个普通女子而受伤。

小说《替兄为官三年》 第8章 欺君之罪 试读结束。

相关文章

霸道总裁